首页 > 曝光

直销曝料QQ:1076580033,1176580033 本站原创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保健品巨头转型危机:“太太”没落马化腾“救火”,牵扯巨额罚单

南方都市报 2020/7/7 字体大小:

6月24日,证监会官网发布行政处罚,汪氏父女汪耀元、汪琤琤内幕交易健康元股票,遭罚款超36亿元。值得关注的是,该内幕交易案起因系腾讯公司创始人马化腾入股健康元的消息遭泄漏。案件公布后,深圳药企健康元备受关注。

南都记者了解到,健康元前身为“太太药业”,曾靠“太太口服液”、“静心口服液”、“鹰牌花旗参”等女性神药产品发家。

曾备受女性青睐的太太口服液难逃没落的命运,而“太太”的操盘手朱保国成功着陆,成为当今中国医药界颇具影响力的企业家。

据福布斯最新发布的2020全球富豪榜显示,控制着两家上市药企的朱保国家族,以40亿美元财富(约合人民币283亿元),在中国内地医药富豪中排第五位。

那么,朱保国的“太太”是如何诞生的,他又如何实现成功转型?当年的深圳保健品巨头转型医药背后有何难言之隐?巨额内幕交易案又折射出公司哪些转型困境?

2500万请“外援”开发新药

昔日保健品巨头成医药企业

7月4日,深圳上市公司健康元公告表示,控股子公司丽珠医药与一家德国药品研发商签署《授权合作协议》,以人民币约2500万元的费用上限价格,合作开发一种精神分裂症治疗药物(阿塞那平透皮贴剂),开发完成后,丽珠医药将获得若干知识产权下的独家特许使用权、可转授许可权等。

资料显示,阿塞那平透皮贴剂是一种处方药,用于治疗成人精神分裂症,此前的4月14日日本久光制药子公司宣布在美国市场推出该药。2019年10月,该药获得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批准,是获批的第一个也是唯一用于治疗成人精神分裂症的透皮贴剂。

公司称,本次合作将进一步拓展公司在精神神经领域的产品管线布局,亦将进一步探索开发出国际及国内领先的创新药品。另一方面,健康元主要产品销量不见起色,也迫使其投入研发新药。据2019年年报显示,公司主要产品7-ACA实现销售收入10亿元,同比下降约7%。

南都记者了解到,目前健康元业务范围涵盖保健品、化学制剂、中药制剂、化学原料药及中间体、诊断试剂及设备等领域。健康元从创立之初贩卖“太太”、“静心”、“鹰牌”等保健品,摇身一变成为医药企业。

靠“太太”发家

如今为何弃保健品如鸡肋?

随着健康元的业务重心逐渐向医药偏移,保健品业务逐渐被边缘化。

2019年,公司实现营收119.8亿元,同比增长6.93%,归母净利润8.94亿元,同比增长27.87%。其中,公司来源于保健品业务的收入仅为1.5亿元,仅占总营业收入的1.4%。相比于上年同期的2.04亿元,同比下降25%。如今,朱保国的保健品生意正在下坡,赖以发家的“太太”系列产品为何被弃之如鸡肋?

无可否认,“太太口服液”已在朱保国的生命中留下浓抹的一笔。据称,当年朱保国从一位老中医手中,以9万的价格买到一张“太太口服液”秘方。1992年,朱保国南下深圳创业,次年“太太口服液”成功上市,俘获了一大批中国太太们的芳心,风靡二十多年。

“太太口服液”崛起的上世纪90年代初,正值中国保健品行业迅速崛起的时期,着眼于中年女性保养这个细分市场,朱老板在各大媒体上密集投放广告,从高毛利和高增长中掘得了第一桶金。之后,朱保国还推出了“静心口服液”、“鹰牌花旗参茶”等保健品。

得益于“太太”系列保健品营销的成功,2001年6月8日,“太太药业”登陆上交所,共筹得资金17 亿元,成为全国上市融资最多的民营企业。朱保国的身家达到50亿元,直逼当时中国首富荣毅仁家族。

然而,保健品行业的发展却饱受诟病。1995年,中华鳖精事件爆发,揭开国内保健品市场假冒伪劣产品的黑幕。2012年,“地沟油制药门”爆发,健康元被爆出使用地沟油制作“太太口服液”,公司此后回应称系供应商问题。2018年,权健事件再次将保健品行业推上风口,引起监管层的高度重视。2019年,保健品行业迎来最严监管、行业面临洗牌。

多年以来,保健品行业屡被曝出夸大疗效、虚假宣传、价格虚高等负面新闻,频频透支消费者的信心,健康元董事长朱保国当然深谙此道。而值得一提的是,早于1994年,朱保国便把公司名称从“深圳太太保健食品有限公司”变更为“深圳太太药业有限公司”,其对保健品行业可持续性问题早有预警。

腾笼换鸟、资本并购

保健品巨头摇身一变成医药巨头

1997年,朱保国收购了深圳市第三大制药厂海滨制药,实现从保健品行业到制药业的跨越。海滨制药以生产抗生素为主,经营范围覆盖化学原料药和制剂、抗生素、心血管药、中成药等。在高端抗生素领域,海滨制药是国内第一家能够独立生产美罗培南原料药及制剂的公司。

上市之后,太太药业并没有停下收购的脚步。2002年4月,太太药业以1.4亿元收购了健康药业(中国)有限公司100%股权,而且买下了“鹰牌”花旗参注册商标所有权。11月底,太太药业又出资5100万元重组济南东风药业。

2002年6月,太太药业完成对丽珠医药的收购。这一年,太太药业的营业收入为7.12亿元,而丽珠是16亿元,朱保国可谓是“小鱼吃大鱼”。

2003年,太太药业更名为健康元,下半年开始丽珠集团并入健康元财务报表。此时的太太口服液早已走到下坡路,丽珠集团成为健康元的新支柱。

健康元2018年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实现营收112亿元,其中太太口服液销售收入只有1800万元左右,而丽珠集团贡献了88.61亿元收入。到2019年,太太口服液的销售数字已经看不到了。

资料显示,在2018年度中国医药工业百强榜上,丽珠集团名列第27位。而数据显示,健康元和丽珠集团历年业绩重合度很高,可以说,朱保国通过贩卖保健品后完成前期资本积累,腾笼换鸟买下了会生“金蛋”的丽珠集团。

巨额内幕交易案背后

健康元陷转型危机寻求马化腾救火

6月24日,中国证监会官网发布消息,证监会依法对一起公安机关移送的内幕交易案作出行政处罚。官网消息显示,近日,证监会依法对汪耀元、汪琤琤内幕交易“健康元”股票案作出行政处罚,罚没款合计36亿余元。

经查,在健康元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第二大股东鸿信行有限公司减持及转让健康元股份的内幕信息公开前,汪耀元与相关内幕信息知情人联络、接触,并与汪琤琤共同控制多个账户并投入巨额资金交易“健康元”股票,交易行为明显异常,且没有正当理由或正当信息来源,构成内幕交易行为。

朱保国减持前健康元股权图,来源:巨潮资讯网

朱保国减持后健康元股权图,来源:巨潮资讯网

巨额罚款案背后,显示出健康元向医药制造业转型面临的激烈竞争。此前,健康元在业内的销售情况并不理想,2014年,在反复质押股权,财务状况持续恶化的情况下,朱保国有了减持健康元股份的念头。2015年2月,商界大佬众安在线董事长欧亚平向朱保国伸出“橄榄枝”,同时,朱保国也找到目前炙手可热的商界另一位大佬腾讯创始人马化腾,并向马化腾表示希望腾讯可以入股健康元。

之后,马化腾同意以其香港的投资公司帮助受让部分健康元股票。据报道,2015年3月,众安保险融资酒会在香港举行,在参加酒会期间,马化腾、欧亚平、朱保国三位大佬就前期市场传媒许久的股权转让合作达成共识。由股权结构可知,朱保国减持后,马化腾投资公司间接成为健康元股东。而案件中,“路人”汪耀元恰恰是众安保险融资酒会的座上宾,其获知马化腾入股消息后,进行内幕交易获利,被证监会查处重罚。


免责声明:如有侵犯版权,请及时联系处理。

发表评论请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网友评论0 条评论